本网推荐:
您的位置: 首页 >> >> 散文
查干:苇花如雪
查干:苇花如雪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查干

    家乡有苇湖,规模可观,风来摆动出一片风景。我们称其为:胡鲁斯台淖尔。胡鲁斯,蒙古语:芦苇。淖尔:湖泊。那时的家乡,生态环境可圈可点,不仅有河水精神着,有湿地兴旺着,还有星罗棋布的水泡子,镶嵌在那里。说泡子,面积都还不小。水生植物,到处游动,而且葳蕤。其中芦苇是我最喜爱的一种禾草。一打春,它便急着往上蹿,头尖尖的,像箭镞。由浅黄变浓绿,似乎是在一夜之间的事,有点魔幻意味。

  家乡芦苇性格粗犷,一般都能长到两至三米高。当它长到一米多高的时候,长脖子老等就来拧苇做巢。它们把芦苇的上端艺术地拢织到一起,弄成凹形,再衔来些软干草、羽毛之类,铺在里边,苇巢便大功告成。之后,随芦苇长势,巢也升高。童年的我们只能仰视,却看不清巢中的鸟蛋,就跑到高地远瞅:呀,那蛋真大,发青蓝色,还发一些微弱的光。风吹苇丛,鸟巢也动,但鸟蛋却纹丝不动,不知施了什么魔法?

  此禽,不仅脖子长,腿也长,羽毛洁白到了极致。查过资料看,说是苍鹭。它起飞时,慢腾腾,不慌不忙,有股绅士风度。双翼颀长,扇动时格外给力。在浓绿的苇丛中,这里那里地落着,像初开的白玉兰。画面感极强,也生动。苍鹭凭此安身,该是它的摇篮了吧?

  芦苇入诗也入画,自古有之。最早见于《诗经·秦风·蒹葭》里:“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蒹葭,即芦苇。而芦苇被人曲解,始于明代大学问家解缙的一副对联:“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从此,这两种无辜植物,便成为轻薄、空洞、无知的代名词。愚揣度,当解老夫子,骨鲠在喉,不吐不快之时,倒霉的芦苇和竹笋,正好走入了他的视野,便被顺手牵来替用之。在华文词语里,这种误读,到处可见。这种偏见,或许出于人的傲慢与无知,经过岁月沉淀,很多东西早已真相大白,然而,习惯性的用法,仍继续延伸。芦苇,就是一例。民间也有“墙上芦苇腹中空”之说。一个“空”字,把个芦苇,判为异类。其实说空,它并非空。其间,定然有生命之氧和营养液在流动。何况,空有空的道理。

  自古至今,芦苇为人类所造的福,恐怕一言两语是说不尽的。芦叶、芦花、芦茎、芦根、芦笋,无一不入药。芦根与芦茎,可造纸和做生物制剂。芦茎编织的工艺品和生活制品,是农家之爱。芦苇浑身是宝,怎可以以一个空字就打发了它?何况,所谓头重脚轻根底浅,只是视觉上的偏差而已,假如如此,在水流和风涛中,它能自然屹立经久不倒吗?尤其它的根底,我挖过,并非浅,而是把泥土抓得牢牢的。解老夫子一次信口开河,竟使它蒙羞至今,令人扼腕。如斯说来,历史还有一个重要任务需要来完成——即是纠偏。

  在童年的家乡,芦苇是常见植物。比较集中的,就属胡鲁斯台淖尔这一处。春夏季节,浓绿若盖,浩荡一片。尤其那微风中的千层摆动,真是婀娜到了极致。秋冬季节,家乡的芦花,色若初降的白雪,在阳光照射下,显得仙气十足。一旦风起,无垠的苇波,推波助澜,浩然荡远。尤其令人感喟的是,当芦叶枯萎落尽之时,芦杆依然挺立不倒,撑得芦花昂扬如旗,激活四野。给人的感觉,何止是悲壮?

  在芦苇的旺盛期,飞禽、昆虫,以及蛙类,都得益于它的庇护与滋养。尤其在宁静的月明之夜,此起彼伏的蛙声,给人的感觉是温馨的,美妙的。它使你不由联想,婴儿求乳时的嘤嘤之声。

  对于穷乡僻壤的贫寒人家而言,芦苇无疑是可亲之物。首先说,火炕上所铺的席子,就是用芦苇编织成的。我的母亲,就是一位编织能手,而且能编织出极美的图案来。母亲说,芦苇这种野草,颇通人性。你怎么想,它就怎么来,顺手又顺心。芦苇割下来之后,立即刨开,就比较容易编织。时日一长,则需要用水泡软。母亲用它编织席子,真是得心应手,速度也快。一张炕席,用不了两天,便编织完成,还不误做饭,烧水,喂猪之类家务活儿。编织毕,需要晾干,用旧布块擦拭干净,便可铺炕。而新鲜芦苇,那浸人心脾的清香,唯梦中才可独享。

  除此之外,在冬日彻骨的寒风中,芦苇还能为我们抵挡风雪,胜似暖衣或者棉被。在秋末冬初之时,将割来的芦苇,捆成一人粗的捆子,一捆紧挨一捆地埋入房子外围挖开的坑道里,再用红柳条,将它们绑定,暖围子便就成了。再凛冽的风雪,也吹不透它。下雪之后,将雪堆在围子后边,又多了一层屏障。如此,不但家里暖和,连院子里的牛马羊,猪狗鸡,都可以暖暖地过冬了。

  童年的我,就把芦苇看做是一种可亲近之物。有一层发小般的亲密感浸于其中。之后,在几十年的漂泊岁月中,无论走到哪里,每当看到芦苇,就像见到了久违的乡亲,心就发热。这种感觉,使我一次又一次,强烈地思念起故乡和母亲来。


责任编辑:yszdyee 源地址:http://www.chinawriter.com.cn/2015/2015-05-08/241705.html
———————————————————————————————————————————————
免责声明:源流中文网刊载(转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的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保持完整、注明出处。本网部分文章由网友经由“诗人专栏”自由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网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打印 关闭
 
 
头题诗人   更多>>
本网推荐   更多>>
.李仁义:一位摄影艺术家的内心独
.民间记忆 百姓温情 ——剪纸技
.此在主义之武靖东诗选
.鹰之:愤怒的圆圈(长诗)
.周其仁:小产权房有没有放开的可
.赵薇:我想做个严肃的电影
.洪捷:香港代理书商忆南怀瑾
.沙马近作八首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
.解非品鉴:中国当代诗人档案(二
.解非品鉴:中国当代诗人档案(一
.京剧脸谱的由来及特色
.丁咚:美国政府关门,社会为何没
.回国观感:普遍流行的狗眼病红眼
.胡紫微:悲智双运,再造共和
热门阅读   更多>>
.刘 诚:命运·九歌(长诗)
.中国诗歌第一电子互动平台——源
.八十年代大学生校园诗江湖风云人
.一箪:浅议莫言小说女性形象
.刘 诚:宁夏诗章(11首)
.5.12汶川大地震诗歌专刊增刊
.一箪自选诗99首(第一辑)
.丁晓宇:性饥渴致留守妇女沦为乡
.中国现代诗歌群体及代表诗人[百
.一箪:我拥有爱,同时也拥有痛苦
.一箪:山东人原来是这样看待莫言
.屈永林:黑衣人(长诗)
.施施然新诗5首
.安 琪:任性(长诗)
.丁当
新开专栏   更多>>
.踏浪银河 .左岸 .暮然
.十品 .海滨 .流云
.云南杨光 .lqc88527 .许文富
.子归 .胡礼忠 .秋江红叶
.ouyang626 .花儿 .临才
.穆高举 .海尧 .阿尔丁夫-翼人
.终南幽幽 雁塔相伴 .漂泊客 .屈永林
.陈晓霞 .唐颖 .凡人
.楠山 .陆陈蔚 .艾叶
.青竹凌云 .吴春山 .无聊之人
.半夜烛火残 .宛西衙内 .临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国先锋诗歌导报
.阿尔丁夫•翼人 .无缘 .王保龄
.苦楝树 .李飞骏 .融rong
.luluhui2003 .绝不收兵 .萧仲莲
新浪读书 和讯读书 搜狐文化 网易读书 中华网读书 新华网读书 腾讯读书 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作家网 三联生活周刊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国家图书馆 央视音像精品网 起点中文 天涯社区 凤凰论坛
视觉中国 绿色网址大全 南都周刊 新浪财经 新浪新闻 世纪佳缘 智联招聘 腾讯网
人民网 当当网 诗生活 狗狗书籍 刘诚新浪博客 潇湘书院 红袖添香 颜如玉网
小说阅读网 幻剑书盟 创世中文网 博客中国 中国艺术批评 豆瓣网 360个人图书馆 >>>更多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投稿须知    常见问题    网站合作    版权申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陕ICP备:15006668号-3  管理本站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网站合作:yuanliuw@qq.com